<big id="7dhrt"></big>

      <font id="7dhrt"><em id="7dhrt"><ol id="7dhrt"></ol></em></font>

        <video id="7dhrt"></video>

        <menuitem id="7dhrt"><big id="7dhrt"><ins id="7dhrt"></ins></big></menuitem>

          信息搜索
          案例精選 您當前所在位置: 主頁 > 審判業務 > 案例精選

          雇員上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 是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

          時間:2014-05-07 訪問人數:
              【案情】

            原告:朱某某。被告:錢某某。

            2013年6月,錢某某口頭聘用朱某某為其掛靠運輸公司的皖D28789自卸車的駕駛員。2013年7月6日晚七時許,朱某某在蚌埠市固鎮縣新馬橋接接到錢某某的電話,要求晚上干活。朱某某隨后同周某騎摩托車前往鳳陽縣西泉鎮。當晚21時許,朱某某駕駛摩托車行駛至S207線鳳陽縣西泉鎮宮集攪拌站南側時被不明車輛刮碰碾壓,造成朱某某及乘車人周某受傷,肇事車逃逸。事故發生后,朱某某被送到蚌埠市第三人民醫院、蚌埠市老年康復醫院進行治療,花去醫療費245163.42元,錢某某在案發當晚送5000元給朱某某治病。朱某某起訴來院,認為錢某某聘用其開貨車,雙方已經確立了雇傭關系;朱某某在上班途中被他人駕駛的車輛致傷,肇事者逃逸,錢某某應當向朱某某承擔賠償責任,故要求錢某某賠償醫療費245163.42元。

            【分歧】

            雇員在上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是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雇主是否承擔賠償責任?

            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中朱某某因交通事故受傷雖發生在上班途中,但雇員上班在途期間與其從事雇傭活動有內在聯系,對工作時間、工作場所應當做廣義的理解。對此可參照勞動關系的工傷賠償規定,上班途中應當視為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的延伸,朱某某是為雇主錢某某的利益而外出履行職務行為,應當視為雇傭活動的延伸。因此,朱某某在上班途中因車禍受傷,雇主錢某某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錢某某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向肇事者追償。

            第二種意見認為,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據此,雇工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履行雇傭活動而受到的損害方由雇主承擔責任。朱某某尚未開始雇傭活動,在上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不符合上述條件,故朱某某不能要求雇主錢某某賠償。但根據民法的公平原則,結合考慮錢某某是受益人,錢某某應對朱某某的損失做適當補償。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一、《工傷保險條例》適用主體范圍

            《工傷保險條例》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組織和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應當依照本條例規定參加工傷保險,為本單位全部職工或者雇工繳納工傷保險費。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二)工作時間前后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的;(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四)患職業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的其他情形。從《工傷保險條例》第二條和第十四條規定不能看出,《工傷保險條例》適用的主體有兩大類即本單位全部職工和雇工,而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主要適用于具有勞動關系的職工,本案中朱某某與錢某某系雇傭關系,錢某某未辦理個體戶營業執照,所以不適用《工傷保險條例》。

            二、“從事雇傭活動”的認定

            雇傭關系是指雇主與雇員之間存在的控制、支配和從屬關系,由一方提供勞務,另一方指定工作場所,提供勞動工具或設備,限定工作時間,定期給付勞動報酬的法律關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規定,雇員若系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任。對“從事雇傭活動”,應當結合雇傭活動的性質、雇員行為的目的、行為發生地,以及雇員行為與雇主利益的主觀聯系和客觀聯系等因素綜合予以認定。雇員的行為屬于通常可以預見的合理行為,與雇主利益有客觀聯系,其表現形式與執行職務有內在聯系,該行為應屬“從事雇傭活動”。

            基于以上觀點,只要是雇員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過程中受到第三人損害的,雇員既可以請求第三人賠償,也可以直接要求雇主承擔責任。而本案中朱某某尚未開始雇傭活動,其系在上班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不符合上述規定限定的條件,在此情況下如要求雇主參照勞動關系的工傷賠償規定承擔雇主責任,則擴大了雇主的擔責范圍,有悖于法律對勞動關系與雇傭關系之間的區別規定。

            另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35條之規定:“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該規定應理解為雇員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雇主承擔過錯責任,即雇主有過錯的承擔責任,無過錯就無需承擔責任。所謂的相應責任,是與造成損害的過錯程度及原因力相適應。侵權責任法作為國家法律的形式存在,其位階明顯高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也就是說首先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法之規定,即雇主承擔過錯責任。因此,雇員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作為雇主對事故發生沒有過錯的,無需承擔賠償責任。

            三、關于公平原則

            本案應適用公平原則,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二條對公平責任作了明確規定:“當事人對造成損害都沒有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當事人分擔民事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一百五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對造成損害均無過錯,但一方是在為對方的利益或者共同利益進行活動的過程中受損害的,可以責令對方或者受益人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最終法院認為:錢某某雇傭朱某某駕駛車輛雙方已形成雇傭關系。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據此,雇工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因履行雇傭活動而受到的損害方由雇主承擔責任。朱某某駕駛摩托車在上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不符合上述條件,故朱某某不能要求雇主錢某某賠償。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一百五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對造成損害均無過錯,但一方是在為對方的利益或者共同利益進行活動的過程中受損害的,可以責令對方或者受益人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鑒于朱某某是為雇主錢某某上班途中受傷的,朱某某在交通事故中無責任,且錢某某通過朱某某的勞動從中獲取利益,如要求朱某某個人承擔全部責任有違公平原則。因此錢某某雖無需承擔雇主責任,但根據民法的公平原則,其應當給予朱某某適當的經濟補償,遂判決由錢某某一次性補償朱某某30000元。宣判后,當事人雙方均未上訴。(轉自安徽法院網)

           
           
        1. 最高人民法院
        2.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3. 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4. 岳西縣人民法院
        5. 望江縣人民法院
        6. 大觀區人民法院
        7. 迎江區人民法院
        8. 宿松縣人民法院
        9. 太湖縣人民法院
        10. 懷寧縣人民法院
        11. 主辦單位:安徽省潛山市人民法院  技術支持:炫樂科技
          郵編:246300 地址:安徽省安慶市潛山市 電話:0556-8921353;0556-8931569
          民意溝通信箱:ahqsfy@163.com
          皖ICP備13007042號-1  皖公網安備 34082402000225號
          丰满国产精品视频二区,第一社区sis001,另类欧美在线亚洲二区,无码中文字幕乱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