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hrt"></big>

      <font id="7dhrt"><em id="7dhrt"><ol id="7dhrt"></ol></em></font>

        <video id="7dhrt"></video>

        <menuitem id="7dhrt"><big id="7dhrt"><ins id="7dhrt"></ins></big></menuitem>

          信息搜索
          案例精選 您當前所在位置: 主頁 > 審判業務 > 案例精選

          酒駕發生交通事故商業險免賠的法理分析

          時間:2014-02-13 訪問人數:
              [案情]
           
              2012年6月21日深夜,處于疲勞駕駛狀態的丁某駕駛著自己的重型廂式貨車在江陰市徐霞客鎮峭岐迎賓大道與霞客高速口的地段交匯處未按規定行駛與袁某駕駛的私家車相撞,致使袁某與同車朋友李某受傷。后經交巡警認定,當晚丁某是未按交通規定行車,應負事故主要責任,而袁某乃是酒后駕車,故袁某對該起交通事故也要負次要責任。2012年9月17日,袁某、丁某及李某在江陰市交通事故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下,達成調解協議:該事故造成袁某損失:醫療費1994元、車損65000元、施救費1300元及丁某廂式貨車車損1309元、施救費1300元,合計70903元,由丁某承擔49430元,由袁某承擔21473元等內容。后由于袁某向保險公司理賠未果,產生糾紛。2012年11月15日,袁某來院起訴。
           
              審理中查明:袁某于2011年8月15日為他所有的蘇BPG***北京現代牌轎車向保險公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當時袁某和保險公司約定車輛的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為2000元,保險期限至2011年8月16日起至2012年8月15日止。同時,袁某向保險公司投保了機動車商業保險,其中車輛損失險的保險金額103000元及不計免賠險,保險期限自2011年8月16日起至2012年8月15日止。袁某在客戶告知書回執上簽了名,內容為:貴公司已就保險責任、投保人、被保險人的義務以及免責事由的概念、內容以及法律后果等作了明確說明。審理中,袁某以時間長記不清為由,不能確認是否系其本人簽名,同時提出筆跡司法鑒定申請,后又撤回該申請。
           
              [審判]
           
              江陰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袁某與被告保險公司之間的保險合同關系合法有效。袁某在事故中造成的損失,由于其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該保險中約定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為2000元,故保險公司應當按照合同的約定在賠償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關于車輛損失商業保險責任免除中第七條“下列情況下,不論任何原因造成保險機動車的任何損失和費用,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二)駕駛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條款的效力問題。由于嚴禁飲酒駕駛不僅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安全法》的強制性規定,更是一名駕駛員所應當知道的常識和必須遵循的基本義務。因此,可以減輕保險公司對于上述免責條款的告知義務。本案中,保險公司已經就上述免責條款履行了相關告知義務,該條款合法有效,保險公司不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法院判決:一、保險公司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支付原告袁某保險金2000元。二、駁回袁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評析]
           
              本案中袁某系酒后駕駛,其機動車既投了交強險也投了商業險,交強險在交通事故責任范圍內予以了賠償,但要求商業險予以賠償的請求未得到支持。下面筆者就來分析一下酒后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交強險與商業險是否予以賠償的法律依據。
           
              一、交強險承擔酒駕賠償的法理基礎。交強險,即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是指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不包括本車人員和被保險人)的人身、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交強險是一種強制性保險,是通過國家法律強制機動車所有人或管理人購買相應的責任保險,以提高責任險的投保面,在最大程度上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及時和基本的保障。交強險負有更多的社會管理職能,建立交強險制度不僅有利于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獲得及時有效的經濟保障和醫療救治,而且有助于減輕交通事故肇事方的經濟負擔。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險機動車被盜搶期間肇事的;(三)被保險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根據該規定,在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被保險機動車被盜搶期間肇事的、被保險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這三種情形下,保險公司只是在醫療費限額內承擔墊付責任,并有權向肇事者追償,對于其他損失和費用不負責墊付和賠償。也就是說,保險公司僅對受害人的有形財產損失免責,對受害人的人身損害仍應在交強險范圍內予以賠付,但有權向肇事者追償。本案中,袁某為酒后駕駛,非醉酒駕駛,由此造成受害人人身、財產損失的,保險公司應該承擔賠償責任,且無權向袁某追償。
           
              二、商業險免除酒駕賠償的法理基礎。商業險是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與保險公司平等磋商后訂立的保險合同,具體包括第三者責任險、盜搶險、車輛損失險、不計免賠險等。保險公司經營商業險的目的就是盈利,這與交強險“不虧不盈”的理念相去甚遠,機動車所有人或管理人可以自由決定是否購買商業險。由于商業險的保險合同是投保人和保險人自由協商的結果,因此雙方應該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嚴格遵守合同約定的條款。本案中,袁某雖然投保了車輛損失商業保險,但該保險在責任免除條款中約定:“下列情況下,不論任何原因造成保險機動車的任何損失和費用,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二)駕駛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該條款意味著駕駛員酒后駕車造成事故損失,保險公司有權拒絕賠償。商業險保險合同的簽訂是雙方意思真實表示,也就是說袁某在簽訂保險合同時也就意味著同意了保險合同中的條款。另外我國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也規定: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或者患有妨礙安全駕駛機動車的疾病,或者過度疲勞影響安全駕駛的,不得駕駛機動車。基于駕駛員所應當知道的常識和必須遵循的基本義務,可以減輕保險公司對于上述免責條款的告知義務。雖然袁某未明確客戶告知書的回執上的簽名是否系其本人所簽,并且在審理中撤回了相關的筆跡鑒定申請,但保險公司在訂立合同時對該部分條款字體進行了加黑標注,足已能夠引起投保人的注意。綜上,本院認為保險公司已經就上述免責條款履行了明確告知義務,該免責條款有效,因此保險公司不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轉自江蘇法院網)
           
           
        1. 最高人民法院
        2.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3. 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4. 岳西縣人民法院
        5. 望江縣人民法院
        6. 大觀區人民法院
        7. 迎江區人民法院
        8. 宿松縣人民法院
        9. 太湖縣人民法院
        10. 懷寧縣人民法院
        11. 主辦單位:安徽省潛山市人民法院  技術支持:炫樂科技
          郵編:246300 地址:安徽省安慶市潛山市 電話:0556-8921353;0556-8931569
          民意溝通信箱:ahqsfy@163.com
          皖ICP備13007042號-1  皖公網安備 34082402000225號
          丰满国产精品视频二区,第一社区sis001,另类欧美在线亚洲二区,无码中文字幕乱码二区